野火撩原🔥

【周仙】早安

把早安吻的梗憋出来了
日常ooc
勿上升真人。

————————————————————

“今天这家毛血旺好好次!”
深夜一点钟,三个男人在电梯里,一人靠着一面墙,刚刚吃饱,大家都满足的摸着肚子。

“对啊,真滴好吃!小周吃的香肠嘴都出来了。”
“我艹尼玛!”
周公谨直接上前用右手肘夹着仙某人,左手挠着仙某人腰间的痒痒肉。
“哩又说我,仙某人,还说不说!”
“啊……啊……小周,哩别动我!滚开!”
仙某人痒的受不了,又躲不开,忍不住发出细软的呻吟。

冰心默默的靠着墙,笑着看他们闹,心里想:我仿佛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瓦。🙃

“叮咚。”
冰心和小周的楼层到了。

周公谨放开了仙某人,往电梯门口走去。
环绕身体的温暖突然离开,仙某人觉得有点冷,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周公谨回头看见仙某人站着发呆的样子,伸手把仙某人拉出电梯。
“仙某人,今晚别回去了。你来试试我新买的被子暖不暖和。”
“周公谨,哩好变态啊!”


“我是女生!再高一点…!”八点的闹钟准时响起,仙某人怕吵醒枕边的人,急忙伸手关了声音。

转身看见周公谨微微皱着眉头,一副被吵到又不愿意醒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仙某人摸过床头的手机,给周公谨拍了一张。
“咔嚓”糟了,忘记关声音了。

“仙某人,哩好变态啊。”周公谨还未清醒的声音,迷迷糊糊,带着他特有的低哑,闭着眼睛轻轻的呢喃,“又偷拍我”
“没有啊小周。”
“哩别想骗我,我听到了。”
“小周你怎么这么帅呀!”
“呵。”
带着笑意和无奈的轻呵,周公谨伸手揽住了仙某人的腰。
“再睡一会。”

新买的被子很暖和,周公谨睡的暖暖的身体贴着仙某人。已经入秋的重庆,清晨还带着微凉,让人舍不得从被子里出来。

仙某人看着周公谨,享受着两人相互依偎的时刻,伸出手抚过周公谨的额头,鼻梁,嘴唇……
忍不住凑上去,轻轻的触碰周公谨的嘴唇。印下一个甜蜜而柔软的吻。

“早安,周公谨。”

说完便轻手轻脚的翻开被子,给周公谨盖好。去卫生间洗簌好后,回房间床头柜拿了手机准备去上班,却被周公谨抓住手,没有防备,一下跌在了床上。

周公谨俯身看着仙某人,“仙某人,还差一个临别吻。”
“我操哩……唔……”

周公谨堵住了仙某人的唇,肆意品尝他嘴里的味道,吸吮着他柔软的舌头,嗯,黑人牙膏双重薄荷味。仙某人双手环着周公谨的脖子,温柔回应。一吻结束,周公谨轻咬着仙某人的唇瓣,嗜足的和爱人细语。

“早安,仙某人。”






【周仙】没有什么不同

日常脑洞小甜饼
日常ooc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


聚会散时已是半夜,仙儿陪妈妈一起回家后,便回了自己

的小家。

那个家里有一只哈士奇还傻傻的等着他。

不知道那只哈士奇现在在干嘛?

一定又躺在沙发上看宫斗剧。

那个傻子,一定又看睡着了。

以前也是这样。

想着他看电视睡着的样子,仙儿忍不住笑了出来。

电梯太慢了,仙儿想,一层又一层,怎么要这么久。

“叮咚”

终于到了。

仙儿快步往家里走去,边走边翻着钥匙。

右边口袋也没有,左边口袋也没有。

后面的口袋也没有,哦,后面没有口袋。

钥匙在哪呢?

敲门吧不然…

算了吧,那个傻子,等下吵醒他了。

啊,想起来了,今天穿了小西装,在上衣口袋里。

仙儿终于在西装内侧的口袋摸到了钥匙。

“啊…”

感应灯突然黑了。

仙某人觉得有些毛毛的,啊,这灯又暗了!

使劲跺了两下脚,还是没有反应。

啊,这该死的灯,以前也是这样。

劳资一定要去找物业投诉。仙某人恨恨的想。

拉上家里那个傻子,不然没气势!

摸索着钥匙孔,仙某人急忙开了家门。

却还是漆黑一片。

怎么回事?这个傻子怎么不开灯的。

仙某人摸到墙边的开关,开了灯。

暖黄的灯光洒在大厅的每个角落,两双一样的室内拖鞋安

静的躺在玄关,沙发上两个抱枕悄悄依偎在一起,茶几上

还有半瓶喝剩的农夫山泉,两间房门紧闭,没有一点声

音。

哦,周公谨跟冰心一起搬走了。

仙某人想起来了。

今天上午还帮他们一起搬了行李过去。

仙儿关了门,在沙发坐下。

周公谨很喜欢躺在这里看电视,还喜欢边看边喝农夫

山泉。

仙某人看着桌上的农夫山泉,突然觉得委屈。这个傻

子,走了东西也不收拾,剩下的瓶子也不会扔掉。每

天就会欺负他,也不会做家务,还要我照顾他,每天

讲话那么大声,害得我现在都觉得家里太安静了。

太安静了。

仙儿拿起手机找到周公谨的手机,拨了出去。

“仙某人,干嘛?你想我了是不是?”

“放你妈些屁!你特么走了东西都不收拾好!给我回来

收拾!”

“什么东西没有收拾嘛…”

“茶几!你的房间!”

还有我,我想你了。

“仙某人我知道,你就是想我了,我这就回去给你一个

俄罗斯漂移爆炸么么哒!”

“嘟嘟嘟”

这傻子!还敢挂我电话!等下不给他开门!

“仙某人!”

“啊!周公谨!哩怎么进来的!哩他妈吓死劳资了啊”

“我有钥匙啊,你怕个菠菜啊!”

“哩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哩仙某人一句话,我周某人必须马上从隔壁过来!”

“周公谨”仙某人突然压低了声音。

“干嘛?”周公谨低头看见仙某人嘴角弯弯。

“傻逼”“傻逼”两个人同时开了口。

进行过无数次的对话,每次都能让两个人心里泛起甜

蜜的涟漪,就像偷吃小鱼的猫,找到了一只帮自己站

岗的哈士奇。

“走,睡觉去。”

“睡哩嘛,谁要跟你一起睡。”

“我们是兄弟,睡一下怎么了嘛。”

好像和以前一样。仙某人想。

不会变的。周公谨很坚定。

无论是这一百米,还是重庆和长沙的九百公里,我都

会穿越山林雨露,来到你身边。






今夜

深夜写个小甜饼给大家爽一下。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

重庆是一个即使半夜十二点,依然不安歇的城市,隐秘的街巷灯红酒绿,年轻的人们,在一方天地寻觅与彼此心意相通的另一人。
周公谨在出租车上一脸焦急,他心有所系,脑海里只有那微有醉意的仙某人。
“老铁,开快一点,我兄弟在等我,给你抱拳辣!”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小伙子,平头黑衬衫,说话这个调调,怕是个涩费人,惹不起惹不起,一脚油门,直往目的地驶去。
周公谨一下车便看见仙某人靠着会所门口的柱子,扯松的领带,露出精致的锁骨,白皙的脸上,带着微醺的红,一副诱人的样子。周围走过三三两两的男女,竟是一时移不开目光。一名长相帅气的男子驻足后还朝着仙某人走去,周公谨急忙上前环过仙某人的肩,带着他走了。
“周公谨?”仙某人抬头看见熟悉的人,眉眼都带着笑意,歪头问道“怎么是你来了?冰心呢?”
“他拿着杀人证杀人去了。”周公谨转头瞪了一眼准备来搭讪的人,将仙某人环的更紧了。
仙某人今晚喝的多了些,身上懒懒的,乐的靠在周公谨的怀里,闻着熟悉的味道,好像醉的更深了。
“小周,你今天干森莫去了呀,啊?”
“我带冰心去剪了头发,我也剪了,我觉得我现在有点小帅~”
“你低下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仙某人捧着周公谨的脸,细细的看着,忍不住笑了“哇!小周你好帅啊小周!你真的好帅啊!”
“那是,我周某人真的有点帅。”仙某人的手,带着温度,烫的周公谨的脸有些触电的麻痒。假装淡定的抓过他的手,离自己的脸远一些,炙人的温度却好似烙下了一般。
“仙某人我跟你说,冰心烧的菜真的好好吃哦。”周公谨胡乱扯着什么,想转移注意力,却惹得怀里的人炸了毛。
“哩他妈!老子没给你烧吗?你都没这么夸过我!”
“没有,你烧的也好吃。”
“那你说,我和冰心谁烧的菜好吃!”仙某人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非要分出高下。
怎么办,仙某人太可爱了,想看他更炸毛一点。
“唉,冰心炒的不辣,我今天吃了六碗饭!”
仙某人气的牙痒痒,抬腿踹了周公谨一脚,奈何醉酒的人没什么力气,像是按摩一般,惹的周公谨心颤。
“周公谨我发现哩他妈很有问题,哩是不是喜翻冰心了?哩似不似要泡他!”
“没有,我们都是蓝孩纸啊,我怎么会想泡他,我只想泡你!”
“什……森……你说森莫……?”仙某人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心像有根小针在扎,闷的难受,周公谨又说我们都是蓝孩纸了!可是他说了什么,他想泡谁?
周公谨看着仙某人呆呆的模样,觉得怎么会有仙某人这么可爱的人,说重庆话的时候也可爱,抽烟的时候也可爱,软软撒娇的时候也可爱,连现在呆呆的样子都可爱的紧,好想把他藏起来。
“走,回家去。”紧紧的拉过仙某人的手,嗯,连手指头都很可爱。
仙某人觉得他好像听到周公谨说想泡他了,仙某人觉得周公谨把他牵的很紧,好像怕他丢了,仙某人觉得周公谨的耳朵红了,仙某人觉得周公谨太可爱了。
“你都没有开车,我们怎么费家嘛…”仙某人觉得是酒烧的脸有点热,软软的嘟嚷着。
“走费家嘛。”周公谨的手指扣着仙儿每一支可爱的手指,轻轻的说 “我们一起走回家。”

有人说,当你觉得一个人干什么都可爱的时候,那你就完了。

深夜的灯,明明灭灭。
重庆的路,弯弯绕绕。
可是仙某人,我会陪你一起走下去的。



戒烟
听录屏,脑补仙儿撒娇要烟抽然后被制裁的故事。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文字版拉闸了,只能发图片。

告白。

本来想写个车,但是憋不出来惹,先到这吧!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
“下不下?”
“下吧”
“那走啊”
“走哪里去啊?”
“睡觉去”
“哇,哩…哩拓麻的有病吧卧槽”
“我有病?我哪里有病?”周公谨关了电脑,转身站起来靠近仙某人。
仙某人只能一点一点往后退,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为什么我一靠近你你会自动把头低下,耳朵还红红的。”
“哩别离我这么近啊,就有口水,都是口水。”仙儿软软的声音挠得周某人心里痒痒的。
“埋有口水,哪有口水!”仙儿退无可退,一下摔在了床上,刚想起来,周公谨就压了下来,双手撑在仙某人的两侧,直直盯着仙儿的眼睛。
“哩…周公谨哩干嘛呀……”仙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不是说我有病吗?我哪里有病,嗯?”
故意用低低的声音在仙儿耳边轻轻的说着。手伸进衣服里摸了一把仙儿细腰,顺着腰,揉了一下挺翘的屁股。顺手把睡裤扒了下来。
“哩!周公谨哩干嘛脱劳资裤子!”仙某人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咋呼呼的冲周公谨吼了一声。
“睡觉啊,你睡觉不是要脱裤子吗?不然你不是睡不着嘛。”
“睡……睡觉,我寄己会脱啊。”
“埋事,我们是兄弟,脱一下怎么了嘛!”
“兄弟就能脱裤子了哟…”
“那我们就不当兄弟了。”
“那…那我们要当森莫……”
周公谨解开仙某人衣服的扣子,侧着脸在脖子轻轻落下一吻。“你说当什么就当什么。”
“周公谨”仙某人双手捧着周公谨的脸,望着他却久久说不出话,双眼不自觉的湿润。
周公谨终是不舍,伸手抱着他,摸着仙儿柔顺的头发,在额头落下一吻。
“仙某人,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仙儿紧紧的抱着周公谨,许久才小声得说:“是哩先告白的哦,是哩追的我!”
“好,是我是我。”
周公谨摸到仙某人的手,十指相扣。